北京红栌温泉山庄
北京红栌温泉山庄度假村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中央党政机关.北京市政府采购会议定点饭店
电话:010-61706963
团队咨询:18600335130
传   真:010-61706963
联系人: 赵经理
地址:中国北京昌平区小汤山镇讲礼村西16号
现在位置: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感受生命的内涵 嫩江流域旅行全攻略
2011-3-20
【聚水而成,溯流到嫩江】  
红栌山庄 红栌温泉山庄 18600335130 北京红栌山庄 北京红栌温泉山庄 北京度假村 北京市政府定点采购单位 红栌山庄又名红栌温泉山庄,北京红栌温泉山庄,北京红栌山庄,是北京小汤山温泉度假村,属中直国管.北京市政府定点采购单位,引领潮流的北京红栌温泉山庄,是您梦幻中的世外桃源 
  逐水而居,是中国人最传统的生存方式。黄河、长江两条大河聚流出了华夏文明,但疆域辽阔的中国,各个地方、不同民族的文明形态远非这两条河流所能完全给予和概括。譬如,谈及东北,松花江就远比长江黄河更为重要。
  1959年,新的《天然区划草图》将中国由原来的七个天然区减少为三个,合并东北和江南为东部季风区,皆因此地受季风的影响,江河众多、鱼肥水美,凭这一点便将东北跟大漠黄沙的西北干旱区区别了开。当我们沿着松辽平原、嫩江平原的黑土地一路旷野疾走,看到冰雪笼盖的大片庄稼地和农场时,脑海一下子蹦出了小学课本里那句描述东北的诗:“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不是这大江大河浇灌着这片丰腴的土地,又是什么成就了这极寒天色下的东北繁花?
  于是,沿着江水看东北的想法主意应运而生。   整个东北,可说是聚水而成。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牡丹江、嫩江……江水沿岸留存了最具时空连贯性的东北文化和东北人特有的糊口方式。而我们首先选择了嫩江。嫩江,起源于大小兴安岭之间的“伊勒呼里”山南麓,以南瓮河为源,共吸纳了29条支流,全长1370公里,流域面积24.39万平方公里。选择嫩江流域,一来因为它是松花江的最大支流,松花江又是黑龙江的支流,她们共同构成了东北的生命大动脉。二来,嫩江起源于大兴安岭,植被丰硕,可以看到森林、湿地、草原依次过度,颜色分明清透,和惯常的黑土地印象有那么一点不同。
  在嫩江,天然风采可圈可点。大兴安岭西麓的水全部流进了额尔古纳河,东麓、南麓主要支流二根河、那都里河、多布库尔河、欧肯河、甘河、诺敏河、阿伦河、雅鲁河、绰尔河、洮儿河、霍林河的水等却全都自西北向东南注入嫩江,图景十分壮观。嫩江支流的源头,多躲藏在大兴安岭的腹地,森林蓊郁的绿色完全将河水遮蔽,江水会突然流出大山进入平原,泛起在面前,让人手足无措。嫩江的有条支流叫乌裕尔河,蜕化为内陆河后,流经北安市、克东县、克山县、依安县、富裕县,西南一转,去灌溉润泽滋润一片神奇的扎龙湿地。都知道扎龙湿地美,溪水芦花,野鸭群鹤,却鲜有人知道这两年扎龙储水量告急,是嫩江的应急补水源源不断地流入扎龙湿地,让其重新焕发活力。作为全国少数几条没有被污染的河流之一,嫩江清凌的水质还哺育了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哈拉海湿地。而且由于隶属沈阳军区联勤部的军马场,哈拉海湿地安然躲过了“开发之苦”,直至本日,它良好的原始天然性在世界范围内都罕见。
  东北少数民族众多,策马疾走、枪法神准好像已经成为这些森林草原民族的代名词,却很少有人理解鄂伦春族、锡伯族、达斡尔族、蒙古族以及柯尔柯孜族与嫩江的联系关系。以达斡尔族为例,该族在嫩江分布最广,明初,该族大举南迁至嫩江流域,当时人迹罕至,到了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黑龙江将军辖区的7万人口中,达斡尔族约有2万,几近当时总人口的1/3,以猎、渔业出产为传统出产流动的达斡尔族人接受当地的提高前辈农耕文化,开始种植荞麦、大麦、燕麦、稷子、大豆、小麦、谷子等作物,为开发嫩江做出了贡献。固然传统的渔猎糊口淡出了视野,至今却依然能见到靠江吃江的达斡尔人,不管什么季节,总能在嫩江、乌裕尔河里找到鱼多的地方下网、下挂。拦河网、拉网、旋网、挡亮子、搅罗网、叉鱼、钓鱼、罩鱼等“土方法”曾让他们在“文革”那段时光里,渡过了艰苦的岁月。
  都知道嫩江流域在满清及抗日战役时期历史厚重,却不知道这里历史时间跨度之长,涉猎部落之多,毫不逊于长江、黄河流域。齐齐哈尔市南出城口有个地方叫昂昂溪,早在7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先民就在此地以渔猎为生,创造出了堪与黄河文明比拟肩的北方草原文化;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的嘎仙洞,是鲜卑族祖先曾栖身过的地方,这个了不得的民族不仅结束了北方五胡十六国的混战局面,成为第一个同一中原的少数民族,也为北方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民族融和立下汗马功劳。当时的中原汉族男人上衣下裙,而鲜卑男人为利便骑马打猎全穿裤子。鲜卑入主中原后,汉族男人开始弃裙穿裤,直至今天。位于黑龙江省西北部的嫩江县在近600年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也留下了很多的名胜古迹,好比崔家坟古墓遗址、清代水师营遗址、多金古墓遗址、保胜军事遗址、黄金之路始发站……华夏五千年,在北方地区建立地方政权或部落的民族,如虞夏徼外肃慎(满族先民)东方大国,商周之际貊旧国,汉挹娄(满族先民)国,后汉、三国北夫余国,晋夫余国(后入寇漫汗国),后魏、北齐勿吉国(满族先民),豆莫娄国,乌洛侯国等等,无一不是嫩江的子民。那些一度南下,饮马长窟,到中原争霸,建立了政权和赫赫功业的东胡、鲜卑、契丹、女真、蒙古诸族,也都与嫩江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把嫩江列于黄河、长江、黑龙江、松花江等中华大地上的母亲河之间,绝不逊色。
  嫩江流域向东南舒展就是闻名的松嫩平原。现代,它是丰收的九三农场、北安农场,无数知青曾在这里抛洒热血。古代,它也是兵家必争之地,目睹了大兴安岭下的两军对峙,战火熊熊。金不断修筑金界壕,以抵抗彪悍骁勇的蒙古人,可大兴安岭和金界壕都没能阻挡成吉思汗的铁骑,这条形同虚设的“土龙”终极颓败衰落,但在这条“土龙”南面,嫩江如统一条碧蓝的巨龙润泽滋润万物,养育文明,亘古不变地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嫩江,要听话,让我们好好地旅游你】
  自古以来,糊口在亚洲东部的人们就喜欢说一句话:“某某,要听话!”最近常有机会在嫩江边行走,发现这里的人,嘴上常常冒出一句:“嫩江,要听话!不然,我们就给你动手术!”嫩江流域,并非所见即所是,多知道一些关于它的新鲜事实,能让我们真正赏识到嫩江的生命内涵和在这个社会被改造、被利用的命运。
  如今,无所不在的污染已经让东北大地也变得不太相宜人类栖身,在辽河、松花江、第二松花江水质都在恶化之后,嫩江不小心成了东北最干净的河流。但即使最干净也无法让她逃避被“从源头抹杀”的命运,持续的森林破坏让嫩江的“母亲”大兴安岭乳汁逐渐地干涸,她无法出产出足够多的泉水来接济嫩江的生长,无法挤出下游人民盼望的庞大水量。
  于是,人们想出的第一个招数,是在嫩江流出大兴安岭之前,建一个巨大的水利关键工程,以让嫩江驯服。这个名叫尼尔基的工程在2001年左右议定,2004年就建成了。这个不太为人所知的水利关键,据说有存储80亿立方水的能力,具备一个水库可能涵盖的所有功能,包括防洪、调水、航运、发电、农业浇灌、城市饮水、鱼类养殖、风景旅游、周边地产开发等等,甚至包括二氧化碳减排。所有你能想到的,水库建设者都替你想到了。
  尼尔基水库说起来是建在黑龙江和内蒙古的边界线上,目前,其最大的梦想,是成为“北水南调”的源头水库。打开任何一个搜索引擎,去搜索一下“北水南调”,你会发现它们种类丰硕、想象奇异,在动工的和已施工的工程数目加起来,可能要大过在中国甚嚣尘上的“南水北调”工程。没有水的地方不知道节约和控制规模以让人适应水,人们贪婪地把饮水管子升到成百上千公里之外。
  嫩江的“北水南调”工程,实在也算通人道。因为长期过量开发,同样源出大兴安岭的西辽河已经从1998年之后持续断粮,而东辽河因为辽宁、吉林的持续污染,一直就是中国污染最重的河流。因此,从嫩江调水,一是可以补给水量,二是可以稀释污染。这都是负有水保护任务的地方政府梦寐以求的事。不想全力去治污,因此,稀释和转移一直被当成治污的“圣训”;不想保护生态,因此,调水以充盈江河,成了“生态保护”的理想渠道。
  但有意思的是,这个被称为“东北大运河”的松辽运河工程,有时候会受一些时代新形势的影响。江河污染的直接后果,就是庞大的城市不再相信流过身边的江河,不敢饮用四周的水,于是就想从“水源地保护”去获得甘霖。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疯狂修建的水库有90%以上都一度毫无实际功能,如今,缺水、水污染的现象反倒给了这些水库机会,它们无一例外埠成了四周大城小镇的饮用水源地。人们修建水库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证城市人能够有水可喝。这是城市对农村巨大的攫取,是城市对生态的巨大挤压。尼尔基水库也由于要供给四周城市的饮用,于是,把干净而饱满的嫩江水,调到了干涸而肮脏的辽河。
  既然从嫩江引水,为什么叫松辽运河?嫩江在黑龙江大庆的肇源四周注入了松花江,因此,从地舆学上说,算是松花江的一级支流,因此,支流听从干流,嫩辽运河,当然可以被叫成松辽运河。
  嫩江在从大兴安岭下来之后,还与其他河流一起,制造了一大片湿地。中国过去有良多“内陆河”,细细一辨析,实在这些河流都是制造了一大片湿地之后,健忘了自身存在的必要,而毫无留恋地消失了。从地表水的角度来说,森林和草原是造水之源,是天然界真正的肾。而湿地是集水、护水、调水之地,是天然界明化的水库。嫩江介入制造的湿地,有时候被称为北大荒,有时候被称为三江平原,有时候则被称为三江湿地。
  因此,要赏识嫩江之美,就要学会赏识湿地之美。而要学会赏识湿地之美,就要学会赏识湿地生态系统之美。而要学会赏识湿地生态系统之美,就要学会熟悉一些草木,熟悉一些鸟兽。
  这片湿地如今建设,或者说天然发育出来几个闻名景点,最夺目的风光当然属于“扎龙湿地”。然而,假如你没有足够的收集信息、穿透真相的能力,你就很轻易受到欺骗。扎龙湿地如今年年遭遇干旱,甚至有人在丹顶鹤繁殖的季节去纵火烧苇,让丹顶鹤散失贵重的繁殖良机。
  这里因为是丹顶鹤的繁殖地而备受吹捧。然而,齐齐哈尔人对扎龙湿地缺乏真正的天然情意,他们居然以为保护丹顶鹤只需要将其笼养。他们是如斯热衷于笼养,以至于养殖了几百只的丹顶鹤,并强行在冬天把它们留在扎龙,不让它们按照习性飞回越冬地江苏盐城的海岸湿地。甚至,还想出了一个用丹顶鹤来挣钱的花招,就是到各个大型仪式上去“放鹤”。过去的大型典礼常常现场放飞鸽子,但扎龙的人们竟想要以鹤代鸽,还挖掘出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说中国人从古到今都喜欢鹤的吉利。从地舆学上说,扎龙湿地有很大一部门属于大庆市。大庆如今担负着给全中国人民出产石油的重任,它的原油产量一度高达5500万吨。发明出“三次采油提高前辈技术”的大庆人至今非常自豪,由于他们能够坚强地把原油产量不乱在4000万吨左右,这个数目占据了中国石油产量的近1/3,占据了中国石油年用量的近1/6。因此,在中国,你可以忽略任何一个城市,但绝对不敢忽略大庆。于是,大庆有了点臭脾气。因为建在湿地上,大庆便开始想要在石油之外给自己“挂湿”,在宣传材料上一定要说自己是湿地之城、百湖之城,是全国环保模范城市。然而,就是这个城市,却对湿地生态系统里最枢纽的物种,缺乏基本的保护能力,并无处不储藏着巨大的杀伤力。大庆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一直在调查当地鸟类锐减的原因,除了城市扩张、湿地旱化等影响之外,最为恶劣的就是当地人有捕鸟、杀鸟、吃鸟、贩鸟的恶习。有钱人是中国生态恶化的“消费驱动力”,当他们厌倦了人工食物之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掉天然界。
  顺着嫩江继承往下走,还会不小心经由一些“大泡子”,也就是河流在流经平原时所无意中制造出来的一些湖泊。假如用下围棋来比喻,所有的大龙都需要做好足够多的眼才可能保证其不被对手屠杀。而嫩江制造出来大大小小的湖泊,当然是这条河流、这片河流湿地的生命之眼。这些大泡子、小泡子,常常在有意无意之中会被人填平、据有,但总有一些顽强地存了下来。其中,最与嫩江有关的,就是吉林白城市的月亮湖、吉林松原市的查干湖。查干湖在上世纪70年代一度干涸见底,后来,通过修建引水工程,才救了它的命。当时有几套方案,其中一套方案,就是引嫩江水来给它解渴。如今,查干湖的冬捕被宣传得极具吸引力,以至于有人相信查干湖里真有“野生鱼”。实在,查干湖周边有良多稻田,因为稻田大量退水在秋天涌入查干湖,顺带地,也把人们种植水稻所喷洒的农药、所施放的化肥大量带入了湖泊内。结果就是,在查干湖所有的指标中,只有农药、化肥的残留是超标的。但当地人很忌讳说这事,他们说超标得不严峻,“固然略微超标但还在控制指标之内。”他们盼望所有来吃鱼、买鱼、赏鱼的人,相信自己吃到的是“有机鱼”。
  这些,是我所知道的嫩江。我所说的一切好像都和嫩江无关,但我所说的一切,都关乎这条河流的真正风景。希望你能够赏识到嫩江的生命内涵,和在这个社会被改造、被利用的命运。
  嫩江,要听话!让我们好好地旅游你。
  【最后的北方民族:上得了山林,更淌得起江水】
  从原始社会到今天的社会主义社会,从骑马狩猎到开荒种田,当一个个糊口在嫩江流域的民族吃力地穿过历史的甬道,有许很多多热情之手向他们伸来。马克思说,“世界历史形式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它的笑剧。”就现在而言,悲剧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悲剧时代老是一个历史时代,不忍说诀别,却还要愉悦地招招手。放下猎枪不难,离别马背不难,难的不是一种出产方式向另一种出产方式的转变,难的是固有生存意识的丢失,是张开嘴却挤不出一个本民族单词的尴尬。达斡尔、鄂伦春、鄂温克、满族、蒙古族……这些民族,是我们行走嫩江流域,必需记住的面孔。
  达斡尔人:没有江河的地方,不安家
  朋友向我谈起嫩江时,一口吻说了一大串民族名词,鄂伦春、鄂温克、满族、蒙古族……可偏偏少了最嫩江的达斡尔族,不知者无过,但嫩江的故事必需先从达斡尔族讲起。
  达斡尔,是本民族的自称,因译字不同,曾有不同的写法。如达呼尔、达胡尔、达古尔等,解放后同一称为达斡尔族,是17世纪南迁到嫩江流域的。现在,北起嫩江县、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经由讷河县、甘南县、富裕县、龙江县,直到齐齐哈尔区,沿着嫩江两岸的支流甘河、讷莫尔河、诺敏河、阿伦河、音河、雅鲁河下游两岸,均有达斡尔人古老的村落。
  采访栖身在莫旗尼尔基镇的达斡尔白叟苏荣时,他曾说“作为一个以山水为天赐父母的民族,达斡尔人上得了山林,更淌得起江水。”
  的确,达斡尔人对大山有着深深的眷恋,为使糊口得以饶富,老一辈达斡尔人继续祖先的果敢,常走进深山老林,凭借纳文江激流将大量原木,以“放排”的方式运往山外。从墨尔根(今嫩江县)到雅克萨(今漠河县兴安乡)的古驿道三站哈什太四周有一个哈布奇村,百余年嫩江放排人中,哈布奇村出了一批名声显赫的“口爷”——在头排为大家喊路的领排人,清代沿嫩江修建的城镇、清末修建的中东铁路,所需的大量木材都是哈布奇达斡尔人从大兴安岭经水路运送的.
达斡尔人渔业出产的历史悠久,对各种鱼的糊口习性很认识。据说,哲罗鱼较大,睡在河边上就像死鱼一样,过去人们就用绳套捕获它。鳇鱼赶上奇形怪状的东西,老是先用尾巴抽打一下,达斡尔人就利用这个特点,把大钉磨得明亮而锐利,做成钩子下在江里,鳇鱼用尾巴抽打的时候,就被钩住了。在冰钓期间,还会用“达如勒”(鱼罩,一种用双烟袋杆粗些的柳条和麻绳做成的工具),使用时,双手把它直上直下地捺下去,捺住鱼以后,从它的上口伸进手,将鱼掏出串在“逊珠尔”(一头系木质串针的串绳上)。用“达如勒”捕鱼很热闹,人多时可以排成行,也可以站成圈,反复捕获。
  莫旗的良多朋友,都兴奋愿意向我描述他们眼中的莫旗骄傲,“鲁日格勒”、曲棍球,还有达斡尔人的摇篮等等。
  “鲁日格勒”是一种跳舞,汉语意思为“燃烧”或“兴旺”,跳舞中的动作有采集、提水、捕鱼、遨游、禽类斗闹,不外在鲁日格勒舞的原生地区,这种民间跳舞现在备受冷落,面对失传的危机,搬上舞台的又过于表演化,看不到了劳动的影子。
  曲棍球运动的根在莫旗,这点倒不假。达斡尔族打曲棍球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了,上到七八十岁的白叟,下至几岁的孩子都可以挥起球杆,在街头随便有达斡尔孩子们玩耍的地方,就能看隧道的“曲棍球”,莫力达瓦也因此有了“曲棍球之乡”的美誉。多年来,中国曲棍球队一直以达斡尔族运动员为主,北京奥运会上,就有来自莫力达瓦的7名达斡尔、鄂温克族运动员。可取得的成绩却不那么尽如人意,就比如我们总夸大中国的蹴鞠是足球的雏形,可中国足球却总也走不出雏形阶段一样。
  2009年,莫旗拍了一部名为《神奇的达斡尔》的歌舞剧,将达斡尔人的民俗悉数搬上了舞台,不光在北京演了,还作为海峡两岸的交流项目去到了台湾,看着这些被列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民俗登上舞台,观众都感触“《神奇的达斡尔》很有震撼力,坐在剧院如同走入了历史博物馆。”历史两个字好沉重,能被历史博物馆珍藏的,恐怕也是些寿终正寝的玩意儿了吧!?
  “轻轻扭捏你那榆木摇篮,安详地睡吧,太阳为你露笑容,安详地睡吧,妈妈守在你身边……”这是达斡尔人传唱已久的一首摇篮曲。达斡尔人对摇篮非常爱护,讲究世代相传,一个摇篮可使用六十年。“达日德”(摇篮)的使用固然普遍,但在制作上却很是慎重,要请心地善良、为人正派、手艺精良的木匠制作,达斡尔人以为这样的木匠制作的摇篮用起来才心里踏实、安然。莫旗的博物馆里有一只用料讲究的传统摇篮,可普通人家用的,好多都已是铁焊的了,真不知道焊工师傅心地如何,为人怎样,睡进铁摇篮里的达斡尔孩子还能不能像他们的父辈一样上得了山林,趟得起江水?
  达斡尔人常说:“没有江河的地方,达斡尔人不安家;没有流水的地方,不长柳蒿芽。”这柳蒿芽,达斡尔人称之为昆米乐。据说,达斡尔人食用这种野菜至少有300多年的历史了。那时候,达斡尔在黑龙江以北给清朝当兵,同沙俄侵略军打仗,很英勇,宁死不回头,所以人们都称他们为“巴图如”(英雄)。但是士兵的口粮一时运不上,他们便从草丛中,采来昆米乐,用水烫,熬了吃。这种野菜没毒,消化力大,而且败火,能当饭吃。达斡尔把吃昆米乐的食俗从黑龙江带到嫩江。现如今,昆米乐作为一种民族特色菜肴,不管多么盛大的宴会,都在稳坐正席。每年端午节一过人们便开始采集昆米乐,或冰凉或晾干。昆米乐长在江边红柳丛里,有望成为21世纪的保健产品,但进历史博物馆估计是够呛了。 【发现“激动”嫩江,嫩江流域旅行方案 】
  不去长江,不知道什么叫辽阔;不到黄河,不知道什么叫苍凉;不踏查嫩江,不知道什么叫激动。若觉得嫩江可看的只是一条江水,那可真未领会其精华,嫩江让人“激动”的可太多了:看腻了金长城?不如选择黄金路、崔家坟;厌倦了骑马射箭的民俗?那就选择萨满后裔、满语小学一游;洗惯了五大连池的温泉水?不如到扎龙湿地和哈拉海湿地走走,大片的池沼和成群的鸟类让你不啻于享受视觉盛宴……沿着嫩江看东北,将是一次“激动”的发现之旅。
  A。重走黄金路,读金矿文学
  嫩江县境内流经的嫩江长度共计404公里,直通全县西部,占整个河流长度近1/3,称其为嫩江县其实名副实在。不外,古时这里称墨尔根城,是闻名的军路驿路中枢。1883年,漠河老金沟一带一个鄂伦春猎人葬马挖穴时拣到一个大金块,动静不胫而走,俄日美英法德等多国冒险家蜂拥至此,疯狂盗采黄金,全盛时,漠河一带有金匪1.5万人,盗走的黄金不可胜数,仅1882至1883年,俄人就至少盗走黄金21.9万两之多。1885年,清政府任命吉林候补道员李金镛为漠河金矿局督办,夺回被金匪霸占的漠河金矿,李金镛幸不辱命,率人重走此驿道,并在两年内完成了清除金匪、筹办矿业等工作,祭山开工当年,即从这里获金近2万两,慈禧用漠河老沟金矿生产的黄金,向洋人买了供她化妆用的胭脂后,“凤颜大悦”,封“老金沟”为“胭脂沟”,人们也开始转称这条路为“黄金之路”。“黄金之路”从墨尔根城到洛古河,1900多里,一路共33个驿站。直到现在,采金人在挖矿井前都要先拜李金镛的灵位,用一根木棍系一块红布,当成李金镛像,保佑自己采金顺利。此后,嫩江流域四周的采金业又几经沉浮,留下不少故事。如今,到黑龙江旅游的人,仍有很多人神往金矿。金矿老矿址、手工采金的场面,乃至机械化采金的壮景,是很多作家的心头大爱。郑万隆就曾在五道沟金矿渡过了他的童年;上海知青、剧作家梁国伟也曾在金矿工作过,写出了晋京上演的话剧《淘金大船》;作家张抗抗、陈瑞晴、素素等人来都执意到金矿逛逛。作为“黄金之路”的始发站,嫩江流域也有自己的大金矿——北安金矿,在政府管制下,嫩江水始终清凌,没被黄金所污染。
  旅行家指点
  D1:黄金之路。品味嫩江,天然从“黄金之路”开始,驿站始发站位于嫩江城内,沿嫩江左岸溯水而上便可逐次看到黄金之路的其他驿站,古驿站上的村落尚在,站人后裔散落于此,如范姓、蔺姓、金姓、崔姓等,都是站人的大姓氏。“黄金之路”和古驿要塞的痕迹在嫩江县城也依然尚存,火车站站前广场上,有一块红色“驿”字的石碑,传为王羲之手笔;嫩江县第一小学操场上,生长着两株古榆树,已有200年树龄,当年指挥驱逐沙俄“金匪”和抗击日寇的墨尔根城副都统衙门就位于此。
  D2:寻访历史。可到县城东北的嫩江镇北大营村寻觅水师营遗迹。穿过一片绿油油的大豆地,水师营营盘遗迹清楚可辨,营盘共有4座,分别长133米、宽110米,间距约300米,成双行平行交错排列。西北营盘遗址保留完整,可见残垣和壕沟,曾出土过铅弹、箭簇头、铁茅头等。
  D3:走进森林。嫩江的高峰森林公园位于嫩江县城南9公里,有墨尔根水师营总管、墨尔根北路驿站首任站官崔枝蕃及家族墓葬群,俗称“崔家坟”。该墓地历经清朝9帝300多年的沧桑岁月,葬了近500人,形成9座独立墓地,规模巨大。在这里可以边逛崔家坟,边体味嫩江的候鸟成群。崔枝蕃在造墓的同时,栽种了2000多棵红皮云杉,现存活1000多棵,治理职员给云杉编上号,旁边立个“一木一章”的大牌子,上书每棵云杉的不同历史。因为云杉吸引了众多鸟类,这里成为国家级鸟类环志站,一只被该站环志的白腰朱顶雀(俗称苏雀)于2003年2月被挪威回收,这是欧洲开展环志工作100多年第一次回收到中国的环志鸟。
  B. 寻蓝靛满绣,看满族民俗
  嫩江流域存留着众多地域特征极强的民俗民风,如萨满文化、站人文化、大布染蓝靛、满族刺绣、满族民居等。传统满族民居在齐齐哈尔市塔哈乡三家子村还可以看见。典型的满族住宅是“三铺炕”, 室内南、西、北三面环炕,俗称万字炕,橱箱被褥之类俱靠西墙安放。为了采光透风,窗户一般多而大,南、西两墙开窗。木质炕沿,炕面上夏天铺苇席,冬天在苇席上再加毛毯,一般南炕属于长辈,西炕放祖宗牌位。乡间宅屋多为草顶土墙,房顶茅厚尺许,排烟系统单独设在居室外。院内饲养牲口,饲料板车等就放在院落一隅。这些传统建筑在上世纪80年代后就逐渐被砖房代替,现在已越来越稀少了。
  最为正宗的满绣是齐齐哈尔克东县的“克东满绣”,它可说是东北地区满族手工母体艺术最基本的载体之一。与湘绣、苏绣比拟,满绣的特点主要体现在针法上,如看上去粗犷豪放的三角针绣法就犹如绘画中的素描,是其他绣派没有的。  满绣使用的绣线为丝线和十字线,丝线光泽度好,而十字线线体柔滑,搭配起来贵气十足。齐齐哈尔市的群众艺术馆陈列有满绣精品,此外,齐齐哈尔铁峰区创办了美丽手工艺品厂,在传授刺绣技术的同时也精选作品参加全国各类型刺绣展销会。
  满族传统的蓝印花布也很有特色,坯布为麻花布,土语称作“大布染蓝靛”。满族有“立秋忙打靛,处暑沤麻杆,白露烟上架,秋风不养田”的传统谚语,所以制作蓝印花布是最传统的劳作之一。蓝印花布现在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仅存的都有着六七十年的历史,只在满族白叟家里自家保藏着,它们以老式工艺和植物染料精制而成,这项手艺现在几乎绝迹。
  旅行家指点
  D1:寻访萨满。以较北的呼玛县为始发站,在呼玛县白银纳乡探访最后的鄂伦春族萨满传承人关扣妮,她的萨满服全是自己手工缝制,用的原料是犴皮、狍皮、棉布、白银。一件萨满服加上头饰,大概90斤,要两个月才能做一件。随后,顺路在白银纳鄂伦春民族风情园看看,这里有全国最大的斜仁柱,即鄂伦春人传统的住房,是一种圆锥形的帐幕,这里还有最大的鄂伦春民俗展览馆,展厅里有糊口展厅、占卜习俗厅、民居厅、民俗厅,陈列有动物颅骨、桦皮桶,架上摆放有猎枪、骨卜、摇车、桦皮盆碗、吊锅等。还可以再这里见识到鄂伦春人的图腾柱子,这是萨满教的一种代表。可夜宿呼玛县城。
  D2:站人文化。从呼玛出发,进入省道209和省道208,再转入国道111,即可到达讷河县城,共计477公里,可在讷河县黎明村访一些清朝驿站人的后人,他们保持的清朝的特殊习俗十分有趣,好比以艾蒿制成烟袋,既可以点烟也可以驱蚊虫,把烟叶卷成棍状放到大烟袋上抽,叫做“高烟”。
  D3:柯尔克孜人。沿着国道111行驶83公里,即可到达富裕县城。富裕县情谊乡五家子村有良多俄罗斯血统的柯尔克孜人,他们的语言是古代的吉尔吉斯语言,被誉为语言的活化石,五家子村也因此被称为化石部落。现在这里的柯族白叟,只会说柯语,不会写,也不会读,柯语显得弥足贵重,柯尔克孜人热情好客,见面也是拥抱亲脸颊,礼仪跟欧洲人相似。另外,该县情谊乡宁年村也有良多站人后裔,留存着特殊的习俗。
  D4:满族文化。抵达齐齐哈尔市,在铁锋区美丽手工艺品厂、克东北方满绣艺术研究所、群众艺术馆都能看见传统满绣;要看满族民居,则需前往塔哈乡三家子村。
  C。沿着嫩江走,诗意的大湿地
  除了浓烈的人文历史风情,嫩江流域的天然风光绝美,尤其以湿地为重。哈拉海湿地位于松嫩平原的西北端,建国后这里变成了隶属沈阳军区联勤部的军马场,长期无人踏足,1999年被在当地进行生态考察的哈工大教授意外发现。据先容,当时的哈拉海湿地尚处于冰冻状态,一望无际的“冰湖”蹭亮刺眼,冻在冰下的各种植物清楚可见。
  乌裕尔河起源于小兴安岭西坡池沼,过了富裕县,甩开河道,漫过河床,形成大大小小的“泡子”,固然河流在这里终结,没能汇入嫩江,却也蔓延出片面积广阔的扎龙湿地,它是中国北方最重要的湿地之一,栖息鸟类近250种,一直是丹顶鹤、白枕鹤、白头鹤、灰鹤、蓑羽、白鹤等6种贵重鹤种的故乡。丹顶鹤与湿地的关系极为紧密亲密,繁殖、觅食都是在湿地中进行,被冠以“湿地之神”的美称。到4月初,天天清晨或傍晚,都可在扎龙听到丹顶鹤发出的求偶声,啼声频繁响亮,可传二三千米远。
  旅行家指点
  D1:齐齐哈尔。齐齐哈尔市内景点未几,一天足够,可先在龙沙公园看图书馆、关帝庙、望江楼等景点,大乘寺是黑龙江省最大的琉璃瓦建筑,明月岛是嫩江的江心岛,与哈尔滨太阳岛并成为姐妹岛,值得一去。
  D2-3:湿地之旅。齐齐哈尔→哈拉海湿地→扎龙天然保护区。间隔齐齐哈尔市内100公里的龙江县有哈拉海湿地,可驱车前往。扎龙天然保护区的边沿地带设有标本室、望鹤楼、接待室、招待所等,同时还有驯养的几十只丹顶鹤供游人观赏。保护区西部边沿还有一个专业观鸟区“扎龙湖观鸟旅游区”,用于接待观鸟和湿地考察的专家游客。
  D4:卧牛山湿地。从哈拉海湿地出发,沿省道302行驶82公里,左前方转弯进入国道111,在高台子公铁立交桥稍向右转进入中心南路,即可到达扎兰屯。扎兰屯境内的卧牛山是天然湿地,景色壮观,经由558级登山台阶到达卧牛山顶峰,可将扎兰屯市区的风光一览无余,周边还建有俄式、欧式木屋、蒙古包,闻名的吊桥公园也位于其内。
  此外,四周的金长城也值得一看,它出发点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的国家曲棍球培训基地,自西南延伸进入扎兰屯市大河湾镇,在哈多河乡以南75公里处进入兴安盟扎赉特旗,从那一直延伸到内蒙古西部河套,全长5千多公里。现在,金长城已成为内蒙古自治区与黑龙江省的分界线。辽金时期,为防备蒙古人以及其他游牧民族的侵掠,不相宜修筑长城的北方草原便挖掘了良多条壕堑,以阻止骑兵的逾越,这便是金长城的由来,固然他没能抵御骑兵的入侵,仍是被后人讽刺地誉为“成吉思汗边堡”。
红栌山庄 红栌温泉山庄 18600335130 北京红栌山庄 北京红栌温泉山庄 北京度假村 北京市政府定点采购单位 红栌山庄又名红栌温泉山庄,北京红栌温泉山庄,北京红栌山庄,是北京小汤山温泉度假村,属中直国管.北京市政府定点采购单位,引领潮流的北京红栌温泉山庄,是您梦幻中的世外桃源 
沈阳清故宫:红墙黄瓦下的昔日荣耀 周末带您泡春泉 体验北京周边温泉文化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公司公告 行业新闻 红栌温泉山庄预定电话 红栌温泉山庄门票预定 红栌山庄报价 北京市政府定点采购单位 北京温泉山庄 服务项目 客房 餐饮 娱乐服务 采摘服务 温泉服务 会议服务 资料下载 优惠活动下载 最新报价下载 招聘信息 全职岗位 兼职岗位 实习岗位 公司相册 公司场景 公司活动
版权所有 北京红栌温泉山庄 电话: 18600335130